• 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資訊 > 行業新聞

    NEWS

    新聞資訊

    科研合作

    MLH1基因甲基化檢測的應用與思考

    新聞來源: 發布時間:[2024-02-27]

    前言

    MLH1基因啟動子區甲基化是結直腸癌(CRC)和子宮內膜癌(EC)常見的表觀遺傳改變,甲基化導致基因沉默,從而導致微衛星不穩定(MSI-H)。通常,MLH1高度甲基化被認為是癌癥中的散發性事件,其檢測被認為是區分散發性和遺傳性疾?。制婢C合征)的有用工具。其在子宮內膜癌的診療中,亦有一些擴展性的應用。


    MLH1甲基化在林奇綜合征篩查中的應用

    林奇綜合征也稱為遺傳性非息肉病性結直腸癌(HNPCC)綜合征(OMIM 120435),約占所有CRC的2%~4%,占所有EC的3%~5%。其由錯配修復(MMR)基因MLH1、MSH2、MSH6和PMS2的胚系突變引起,并與腫瘤組織中的MSI-H有關。林奇患者發生CRC和EC的風險較高(分別高達80%和60%),并且有發生其他癌癥類型(如胃癌、小腸癌、尿路上皮癌和卵巢癌)的風險。MLH1和MSH2基因的變異占林奇發病的大部分,發生率分別為40~50%和40~60%,而MSH6(10~20%)和PMS2(2%)的發生率較低。

    臨床上對于林奇綜合征相關腫瘤患者,一般優先推薦進行MMR蛋白免疫組織化學檢測。發生MLH1蛋白缺失時,MLH1基因啟動子甲基化或BRAF V600E檢測(僅適用于CRC)常用于判讀散發性腫瘤。BRAF V600E致病突變僅在69%的甲基化CRC中被發現,因此無BRAF V600E突變不能排除MLH1甲基化。EC患者BRAF基因突變頻率極低,且與MLH1基因啟動子甲基化不相關,因此篩查林奇綜合征時無需檢測BRAF V600E突變。

    曼徹斯特共識推薦的EC患者林奇綜合征篩查流程


    雖然MLH1啟動子甲基化和胚系MLH1變異通常被認為是兩種相互排斥的機制,仍有一些罕見病例報道MLH1高度甲基化見于致病性MLH1胚系突變或表突變攜帶者中,體系MLH1甲基化可能是林奇綜合征中MLH1沉默的二次打擊。最近意大利的一項研究采用高通量測序(NGS)和甲基化特異性多重連接探擴增(MS-MLPA)等技術研究了56例林奇患者。在MLH1胚系致病突變患者中,16.7%(3/18)的CRC和40%(4/10)的EC發現了體系MLH1啟動子高度甲基化。雖然這只是單個研究報道且病例較少,但仍提示應注重患者的家族史和個人病史。當臨床高度懷疑林奇綜合征時,無論MMR狀態如何,均應進行林奇綜合征相關基因胚系突變檢測確診。


    MLH1甲基化在子宮內膜癌預后中的應用

    MLH1基因啟動子甲基化與EC的預后相關。日本的一項研究采用免疫組化和MS-MLPA分析了527例EC樣本,419例(79.5%)為錯配修復功能正常(pMMR),65例(12.3%)為疑似林奇(MSH2/MSH6蛋白缺失或MLH1/PMS2蛋白缺失但MLH1未甲基化)和43例(8.2%)為met-EC(MLH1/PMS2蛋白缺失且MLH1高度甲基化)。與疑似林奇患者相比,MLH1甲基化的EC預后顯著更差。

    各亞組的生存分析


    MLH1甲基化與EC免疫治療的預后亦相關。單臂、開放標簽的II期研究(NCT02899793),在復發性dMMR/MSI-H EC患者中評估了帕博利珠單抗的療效,200 mg Q3W靜脈注射,持續24個月。主要終點為根據RECIST v1.1標準的ORR和毒副反應,次要終點包括PFS和OS。19例患者存在MLH1啟動子甲基化,6例患者攜帶林奇樣腫瘤,1位患者二者皆有,沒有胚系突變的林奇綜合征患者。中位隨訪25.8個月后,林奇樣患者的ORR為100%,甲基化患者僅有44%(p=0.024)。3年的PFS為100%比30%(p=0.017),OS為100%比43%(p=0.043)。

    腫瘤應答的瀑布圖

    亞組之間的生存分析


    MLH1甲基化在子宮內膜癌分子分型中的應用

    MLH1基因啟動子甲基化雖然并非EC分子分型的標志物,但其對于分子分型亦有提示作用,尤其是在不同方法學分型結果不一致的時候。北京大學第三醫院病理科近期發表在中華婦產科雜志上的文章《子宮內膜癌分子分型中錯配修復和微衛星不穩定性狀態的綜合評估》論證了這一點。文章針對214例EC患者,通過MMR免疫組化和NGS(非飛朔產品)進行了分析。對于MMR-IHC檢測與MSI-NGS檢測結果不相符的患者進一步進行MSI-PCR檢測和MLH1基因啟動子甲基化檢測(飛朔產品)。

    40例散發性MMR-d型EC患者中,MLH1和/或PMS2蛋白表達缺失31例,其中20例檢出MLH1基因啟動子甲基化,1例未檢出甲基化,10例因腫瘤組織不足而未進行甲基化檢測。

    共有9例患者MMR-IHC與MSI-NGS檢測結果不一致,主要為MLH1和PMS2蛋白表達共缺失或亞克隆共缺失患者,6例檢出MLH1基因啟動子甲基化。3例MSI-PCR驗證結果為MSI-L的患者中,2例患者的TMB值較高,且存在MLH1基因啟動子甲基化,因此也歸入MMR-d。1例患者因DNA樣本量不足未進行MSI-PCR檢測,但結合MLH1和PMS2蛋白表達共缺失,并檢出了MLH1基因啟動子甲基化,也符合MMR-d。

    MMR-IHC與MSI-NGS檢測結果不一致的具體分析


    MMR-IHC與MSI-NGS檢測結果不一致多見于MLH1基因啟動子高度甲基化狀態導致的MLH1和PMS2蛋白表達共缺失或MMR蛋白亞克隆缺失,必要時應結合MLH1基因甲基化等檢測方法綜合評估MMR、MSI狀態,為EC患者提供精準的分子分型。


    總結

    對于MLH1蛋白表達缺失的EC,MLH1基因啟動子甲基化檢測有助于明確腫瘤的MMR、MSI狀態,排除林奇綜合征的風險,提示EC的預后,輔助治療方案的選擇,并且對分子分型也具有補充提示的作用。


    參考文獻

    [1] NCCN遺傳/家族高風險評估-結直腸癌2023 v2

    [2] 2019曼徹斯特國際共識組建議:林奇綜合征婦科腫瘤的管理

    [3] 子宮內膜癌分子檢測中國專家共識(2021年版)

    [4] Genes (Basel). 2023 Nov 9;14(11):2060.

    [5] J Gynecol Oncol. 2021 Nov;32(6):e79.

    [6] Cancer. 2022 Mar 15;128(6):1206-1218.

    [7] 中華婦產科雜志2023年10月第58卷第10期


    老熟女老太婆爽兰州露脸,欧美亚性爱生活大全,亚洲av福利无码无一区二区,欧美老妇曰批的视频